kknoparking

纯属臆测

如题
吴宣仪从公司大楼出来后径直进了送她回宿舍的车里。尽管只是短短一小段路,没有戴口罩墨镜的她仍走得胆战心惊。
她好像是火了吧,三个月连轴转的生活让她几乎喘不上气。她拿起手机打开前置,不出所料,眼眶有些红。啊啊,这下怎么跟那帮小学鸡解释呢?苦恼没一会儿,其中一个小学鸡的消息就进来了:
老宣,忙完没?快回来打火锅。

火锅,她有多长时间没和金知妍一起吃过火锅了?还在韩国的时候,她们很偶尔才能被允许吃一次火锅,她的小公主不算太能吃辣,却每次都要挑战自己,加很多辣椒,吃得嘴唇和鼻头都红红的。只有她知道金知妍被辣得一抽一抽的小模样有多可爱。那时的金知妍是牛油辣椒味儿的,吴宣仪喜欢牛油辣椒味儿的金知妍。
吴宣仪喜欢所有味道的金知妍。

吴宣仪突然感觉脸上有些湿润。啊,又哭了吗?吴宣仪,你要相信公司,他们向你承诺了会尽力争取让你回去,只要你好好完成限定团的工作。你要更加坚定更加自信,把更好的你完整地带回她身边。
吴宣仪趁司机没注意,拉起衣服下摆擦了把眼泪,回复那个小学鸡:
快了快了,帮我多留点儿肉!!!
说实话,她挺喜欢这些小学鸡的。有谁不喜欢漂亮勇敢又努力的孩子呢?她也很庆幸能与傅菁这个能够理解和支持她的好朋友一起出道。但有些事儿,终归是无法倾诉的。
宿舍停电了,她们已经开吃了。十个女孩儿围在桌边,坐姿各异。她有点儿开心,这样就不用给她们解释她红肿的眼眶了。她甩了甩头,把糟心事儿暂时甩了出去,和小学鸡们一起愉快地度过久违的轻松时光。
一顿火锅吃了三个多小时,大家陆陆续续回房收拾睡觉。赖美云赖在张紫宁房间要跟人家挤一张单人床。吴宣仪也乐得享受难得的一个人的空间。她躺在床上,明明有些醉了,却丝毫没有困意。公司今天把她叫去,主要为了让她配合接下来的cp营业。她没有反对的权利,说到底,爱情骗子吴宣仪也只是一个没有话语权的小艺人罢了。想到这儿,她有些生气,她分不清她是因公司乱来的决策,还是因为无能的自己而生气。既然要靠这种方式炒热度,那和谁都一样吧。她想着,顶着大号去了李子璇微博底下留了几条略显出格的话。


她放下手机,揉了揉脸,还是有些烫,她闭上眼,眼前浮现出那个女孩儿精致的脸,没什么表情,漂亮得过分的脸。与她相比,金知妍私底下表情不太丰富,但眼神却非常温柔,吴宣仪和她对视时,脸会在5秒内红到耳根,这时她便能收获她的公主一个玩味又宠溺的微笑。
吴宣仪退出微博,点出微信,置顶对话框的头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猫。她点开这个对话框,对话停留在她昨晚发出的“보고 싶어(想你)”。她们的交流方式有点儿奇怪,她一个中国人,对着她的公主讲韩语,而金知妍这个土生土长的大邱美人,却对她用中文。她们挺久没有聊天了,尽管她只要拿到手机就会向她表达思念。但她拍戏也很忙,两人的时间根本合不上。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1:42,那她那里就是凌晨2:42。吴宣仪挣扎着关掉了那个对话框,她不想打扰她的公主安眠。
她喜欢金知妍睡着的样子,金知妍的睡容像5岁的孩子,很乖,呼吸很轻,就算睡得很沉,长而浓密的睫毛也会轻轻颤动,吴宣仪这时候总会迅速闭上眼睛装睡。毕竟,她可不能第二次承受悠悠转醒的金女士那声略带沙哑的:“哦莫,那么喜欢我吗?”
吴宣仪还是睡不着,她又点进了微博,入眼竟是大号,她手忙脚乱地切了小号。环顾四周,终于只有她一个人了,她直接点进常访第一的博主,把那6条看过无数次的微博又细细品味了一番,带着她的小公主甜甜地坠入梦乡。
第二天,十二点才完全清醒的吴宣仪收到了特别关注提醒,她的公主发了一条微博,发出时间是11:21。
我也想你。